當前位置: 新月小說 告別商商 第6章

《告別商商》第6章

曾經威風凜凜的將軍府,如今也聲名狼藉,謝氏其他宗族也頻頻被打壓,謝明樓的所有軍功賞賜,都被收回了。

而謝老夫人只剩半口氣吊著了,這一切,都是謝明樓咎由自取。

11

領兵前一天,他在沈府門口站了很久,怎麼趕都不走,非要見我,我走出來,對他說了一句話。

「謝明樓,沒打勝仗你就別回來了,打了勝仗最好也別回來,你這個罪人,就駐守邊疆一輩子吧!」

謝明樓依依不舍地看著我,聞言輕笑:「好。」

自那以后,我沒見過謝明樓。

我跟我爹和沈聿澤說,我想改名,以前那個沈月裳已經死了,現在,我是沈云商,我叫商商。

對于我告發敵國奸細立大功的獎賞,陛下給我封了個縣主,我本來因為和離,私底下難免會遭人口舌,但是陛下對我大加夸贊,說我冰雪聰明,機智勇敢,封為縣主,這下沒人敢在背后嚼舌根了。

我其實可以不用去封地,但我留在京城沒什麼意思了,主要是我發覺,我真的喜歡沈聿澤,一開始是見色起意,后來是越相處越喜歡,長相,身高,為人,性格,哪哪都對我胃口,我再留在沈府,就是給他繼續勾引我的機會啊!

可是他也算是我哥,看到他這張臉,我就忍不住心動,我只能跑。

在家待了幾天后,我就打算去封地了,柳枝已經收拾好行李了,明天就出發。

沈聿澤沉默地看著我,柳枝退了出去,房間只剩我和他。

一下就沒忍住盯著沈聿澤的臉看出神了,反應過來后,我端起一杯茶喝。

「商商,你在躲我?」

「咳咳!」

我被茶嗆了一下,有這麼明顯嗎?

沈聿澤往前靠近我,低頭,蹙眉:「商商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。」

聞言我好奇問道:「哪里不一樣了?」

沈聿澤仿佛有片刻的失神,隨即搖頭:「沒什麼,可能是哥哥感覺錯了。」

我心想,難道他看出來我對他圖謀不軌了?我可不是好人,沈聿澤是個好人,還是我哥,我不能毀了他。

誰知下一瞬,沈聿澤憂郁地望著我:「可以不走嗎?」

「哥哥舍不得我?」

「嗯。」

「可是我遲早要離開啊,以后哥哥會成親,有了自己的家,就不會舍不得我了。」

沈聿澤卻忽然沉默了,遲遲不說話。

我抬頭,卻撞進一雙溫柔深邃的眼眸,心跳猛然快了一拍,我忽然又有了一個大膽的決定。

「哥哥,明天我就要走了,今晚陪我去一個地方玩玩吧?」

「好。」

12

我扮上男裝,和沈聿澤悄悄溜了出去,沈聿澤沒問我去哪里,我帶著他去了一家青樓。

不甚高雅的一家青樓,進去后,里面各種荒唐聲音都有,沈聿澤挑了挑眉,輕笑一聲:「商商怎麼帶哥哥來這麼不正經的地方?」

或許是怕被人聽到,沈聿澤是靠過來在我耳邊說的,就像是溫柔低吟一樣,素來清冷的聲音里,染上一絲低沉,我真受不了。

我心不在焉道:「帶你來見見世面。」

我們去了一間雅間,老鴇熱情地給我們介紹姑娘,我看著沈聿澤,笑道:「把你們這里最好看的姑娘給我哥叫過來。」

沈聿澤的語調里暗含警告:「商商。」

「怎麼了?哥哥不喜歡嗎?」

沈聿澤淡淡看向老鴇:「上一桌好酒好菜,姑娘就不要了。

等老鴇離開后,我好奇地問沈聿澤:「哥哥,你為什麼不成親啊?」

沈聿澤又沉默了,他能說,他本來這次回來,就要成親的嗎?陛下都給他選好了哪家的貴女,就等他上門去提親了,誰能想到,從他把妹妹接回沈家后,就變得不一樣了。

明明以前都沒這種感覺,尤其有一天晚上,妹妹喝了點酒,在院子里不肯回屋,他得知后過去看她,妹妹居然抱著他說,哥哥你要是沒成親的話,以后我們兩個過一輩子吧。

可能妹妹沒別的心思,但是不知道為何,那時看著妹妹的眼睛時,他竟然可恥地心動了。

更離譜的是,他在妹妹眼里,也看出了撩撥的意味,他不覺得惡心,憤怒,反而很想吻她。

好在最后他克制住了,把小醉鬼妹妹抱回了房間,他一夜都沒睡,隨即覺得自己這樣可恥的人,還是別成親,耽誤別人家好姑娘了。

誰知道突然間,妹妹就要離開京城了,還那麼決絕,早知道這樣,還不如不讓陛下給她這個縣主呢。

我等了半天沒等到沈聿澤的回答,拿起酒喝了一口,繼續問道:「哥哥?」

沈聿澤回過神來,忽然說了一句:「你之前說,我不成親的話,我們兩個過一輩子,可是你現在都要離開了。」

我還說過這樣的話?我怎麼不記得了?

不對,重點是:「哥你不成親?你是要氣死我爹嗎?你喜歡男人?」

沈聿澤的臉忽然就黑了下來,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。

后知后覺的我才明白過來沈聿澤的意思,結合他現在的表情,我的心跳得更快了,我坐了過去,試探性地問了一句:「不是喜歡男人,難道是喜歡我?」

沈聿澤看著我,眼眸平靜:「商商,家里一直沒告訴你,你不是沈家的女兒。」

我靠!

所以我糾結了這麼久,原來困擾我的問題,都不存在啊!

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,總不能說,你好,沈聿澤,我想搞你?

手忽然被人從桌子底下抓住,沈聿澤聲音更低了一些:「以前沒想著告訴你,是因為你永遠都是沈家的女兒,是我的妹妹,現在……你還要去封地嗎?」

我眨了眨眼睛,問他:「那你要成親嗎?」

「看你,我先給你找到你親生父母,好不好?」

「可是你會被別人說的。」

「我不在乎,商商怕嗎?」

我搖頭:「我也不怕,不在乎。」

沈聿澤笑了:「放心,沒人敢說你。」

我也笑了:「我可是縣主!」

「我們商商,就是最好的。」

嗯,我是最好的,我會好好的,過完這一生的,連同沈月裳的那一份,快樂勇敢地活下去。

(全文完)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