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新月小說 告別商商 第4章

《告別商商》第4章

「什麼秘密?」

我神秘地眨了眨眼睛:「秘密。」

柳枝滿頭霧水,我心情很好地起身,回屋去了。

腦海里沈月裳氣若游絲的聲音傳來:「他不僅要納她為妾,還要為了她動手打我?」

我忍不住扶額:「你才知道?」

我怎麼感覺,沈月裳的魂魄,快要消失了?

走到半路,就有人來請我,說老夫人和將軍有請,我慢悠悠地趕過去,謝明樓和謝母都黑著臉,氣得胸膛劇烈起伏,蘭兒正虛弱地躺在床上,嚶嚶哭泣。

「沈月裳,你實在是太惡毒了,我當初真是瞎了眼——」

「我不也是瞎了眼嗎?說這麼多干嗎?和離吧!」

「你這種毒婦,你只配休書一封!」

「哈哈。」

我被謝明樓逗笑了,毫不示弱地直視他的眼眸,冷聲道:「你也配休我?要休,也是我休你!」

我湊近謝明樓,在他耳邊輕聲道:「謝明樓,乖乖和我和離,我還可以保你一命,否則,就你犯下的罪名,你謝氏滿門都會被你連累。」

謝明樓眸子一冷:「什麼意思?」

「你過來,我單獨和你說。」

8

我發現了蘭兒的秘密,蘭兒會武功,剛才被我拽過去按到水里時,她下意識地反抗,能反殺我的,但她忍住了,她知道謝明樓會經過此處。

蘭兒是謝明樓在邊疆打仗時,被敵軍下了藥,逃了出來,然后被蘭兒救下的,她說自己是孤女,謝明樓信了,還把她當作柔弱乖順愛慕他的癡情女子。

但是她都懷孕了,為什麼要自己弄流產?這是她最好的上位機會,母憑子貴,我才不信她只是為了陷害沈月裳,讓謝明樓對沈月裳失望,同時逼迫謝明樓盡快娶她呢。

都已經懷孕了且帶回了京城,不管怎麼樣,謝明樓都會給她個名分的,她何必犧牲自己的孩子?

我懷疑她是敵國奸細,故意接近謝明樓這個大將軍,想竊取情報,而且她還會武功,又來路不明,只要讓沈聿澤去調查一下,必能查出她的真實身份。

最重要的是,剛才我還在她手腕處發現了一個很小很暗的月牙刺青,太詭異了,我總覺得在哪里聽說過這個刺青,絕對有貓膩。

謝明樓是本朝大將軍,要是被奸人利用,那就完蛋了。

其實我沒想管謝明樓死活,我直接告訴沈聿澤,讓沈聿澤上報陛下,如若蘭兒真是敵國奸細,我也算檢舉有功,陛下直接給我和離書,都不需要謝明樓同意,謝家完了,我絲毫不受牽連。

但是沈月裳還對謝明樓有舊情,她不忍心謝明樓出事,讓我提醒謝明樓。

沒想到我跟謝明樓說蘭兒可能是奸細,且會武功時,謝明樓居然大笑了起來。

「沈月裳,你真是無藥可救!」

「蘭兒是什麼樣的人,我比你更清楚!倒是你,我越來越看不清了。」

「那是你眼瞎心盲,沉迷女色!既然你不信我……」

不好,他不信我,要是他把這話說給蘭兒聽,我就死定了。

我暗中掐了自己一把,哽咽道:「你為什麼不信我?我說了我沒有推她,是她自己撞的,我是什麼樣的人,這麼多年,難道你不清楚嗎?」

「你明明說過只愛我一個人的,為什麼這麼快變心?你當真那麼愛她?那我呢,我又算什麼?謝明樓,我恨你!」

說著說著,一股滅頂的悲傷忽然包圍了我,這是沈月裳的情緒!

我忽然就哭得不可自抑,心痛得無法呼吸,謝明樓眼里閃過一抹掙扎神色,隨即轉過臉,冷聲道:「是你一再讓我失望。」

我沒心思搭理謝明樓了,沈月裳在跟我告別。

9

「對不起,是我太傻了,我不該不聽你的,商商,我要離開了。」

「我想起來了,你就是我,小的時候,你就出現過了,我說我叫沈月裳,你說,那你就叫商商,沈云商,我已經不行了,你要好好地活下去,離開謝明樓這個始亂終棄的臭男人!」

「我好開心,好開心你又醒了過來,在我差點把自己身體熬垮的時候,你出現了,救了自己一命。」

「我對他已經失望透頂,他再也不是我心里那個光明磊落的大英雄了,別的就算了,關乎到敵國奸細,他居然都可以無動于衷,他已經不值得我愛了。」

「我讓你失望了,商商,我撐不住了,我要消失了,你只要記住,只要你活著,我就永遠和你同在。」

我也想起來了,我是在沈月裳五歲的時候出現的,那一年,沈月裳娘親去世,哥哥又入宮當太子伴讀了,她每天都好孤單好孤單,總是一個人躲在角落里發呆,有一年多都沒有說過話。

后來我突然就出現了,我和她成為了好朋友,可是后來,他們說她患了離魂癥,因為她有時候是沈月裳,有時候是商商,還說她有一個叫商商的好朋友,沈大人嚇壞了,找了好多大夫給她看,喝藥,做法,畫符,什麼都試過,我還記得有一個郎中說什麼人格,但是那個郎中瘋瘋癲癲的,說的話也沒人聽得懂。

后來,我就消失了,一直到去年,沈月裳在謝府,被謝老夫人磋磨,謝明樓帶兵出征,一年都沒回來,我又出現了。

所以我就是她,她就是我,我們本就是一體的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