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新月小說 婚戀甜寵 捂不熱 第16章

《捂不熱》第16章

太狗了。

不當演員是真的可惜。

「活該。」葉淺走近看了眼吊瓶,才將視線落到男人的身上。

「……」

蔣赫看著病床上男人吃癟的模樣,直接笑出了聲,隨后又迎來一記警告的冷眼,他收斂了些笑容,這才開口,「你們聊,我去買午飯。」

隨著關門聲響起,室內恢復安靜,陽光透過窗戶灑了進來,讓空蕩的病房顯得有幾分溫馨。

葉淺沒有說話,看著男人被紗布裹起來的手掌,終究沒忍心,嗓音柔下來,「為什麼受傷還喝酒?」

林予琛抬眸看向女孩的眼眸,嘴角不易察覺地扯了一下,輕聲道:「你又不在。」

葉淺短暫的愣了瞬,隨后淡淡移開視線,「我在又能怎麼樣。」

期間有護士進來,林予琛活動了一下被拔掉針的左手,清雋的臉頰恢復了些血色,同時起身坐在床邊,「我聽你的話。」

寂靜的病房,葉淺好像聽到自己的心跳聲,她斂下眼眸掩蓋所有情緒,記憶里的林予琛不是這樣的,他桀驁自由,現在的他竟像個沒人管的小孩。

葉淺輕嘆一聲,似乎想到了什麼,輕笑一聲,「我已經決定放棄了,追你的那段時間……」她停頓了一下,接著開口,「太累了。」

話音落下,房門被打開,陳露拎著果籃出現在門口,她依然素凈的打扮,看到葉淺時也是一愣,「抱歉,我聽說予琛受傷住院,來看看他。」

葉淺后退了一小步,母子見面,她站在這就有些尷尬,連忙道:「我還有事,你們聊。」

還沒來得及轉身,手腕被一雙溫熱的手扣住。

她掙扎了一下,發現根本動彈不了。

葉淺疑惑了看了眼林予琛,發現他低垂著眼看不清情緒,只是手緊緊地握著不讓她離開。

陳露看著兩人,她放下果籃,局促的同時并沒有久留,眼眸隱隱泛著笑意,「我等會還有事,我先走了。」說完直接離開了房間。

葉淺聽著關門聲,又看了眼坐在病床上別扭的男人,她緩緩彎下腰,與他平視,「你又鬧什麼脾氣。」

林予琛抬起眸撞進女孩的棕色瞳孔里,剛剛煩躁的心情像是突然被安撫,他喉結一動,隨后手輕輕用力,直接將女孩拉向自己。

葉淺本來重心就在上半身,被這樣一拉扯重心不穩,此刻向病床一邊倒去。

還沒反應過來,身體就被熟悉的氣息壓上,耳根開始緩緩發燙。

林予琛沒有立刻說話,因為女孩的掙扎碰到了受傷的右手,眉宇輕擰,黑眸看著女孩一張一合的粉唇,再也忍不住,吻了上去。

不似停車場那晚淺嘗輒止,這次直接探了進去,輾轉反側,曖昧的心跳怦然。

葉淺手指抵著男人的肩膀,震驚地瞪大雙眼,連頭發絲都像被點燃了一般。

明確的觸感在輕咬著唇部,讓她恢復了些理智,使了全身的力氣才推開身上的男人。

眼底霧蒙蒙的看向別處,心臟劇烈跳動,嗓音卻很輕,「你什麼意思?」

林予琛舔了一下嘴角,緩緩撐起身子看著她,聲音又啞又慢,「我都親你了,還能是什麼意思。」

室內靜得針落可聞。

林予琛看著懷里沒說話的女孩,他想得到回應又怕得到回應,他咽了下嗓子,喉結也跟著動了一下,原本深邃的眼眸此刻格外認真和專注。

「葉淺,我不知道什麼是愛,我只知道和你在一起很快樂是真的,吃醋是真的,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也是真的,然后我猜,這大概就是愛。

-

蔣赫買完午飯回來的時候,看到這兩人一個坐在病床上,一個站在陽臺上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他隱隱覺得奇怪卻也沒多想,直接張羅著吃飯。

飯桌上。

蔣赫扒了幾口飯才發現一旁的男人一筷沒動,「琛哥怎麼不吃?」

林予琛望了眼旁邊的女孩,剛剛吻了她,他以為她會生氣打他罵他,現在女孩卻一臉的坦然自若,甚至不給任何回應,是真的不在意了嗎?想到這他的眼眸漸漸黯淡,「不想吃。」

蔣赫嘿嘿一笑,又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,「我懂了,不就是手受傷了,拿不起來筷子,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。」

葉淺指尖微頓,沉靜的臉頰有一絲松動但也沒說話。

蔣赫放下筷子喝了口水接著道:「別想了,小淺是不可能喂你的,但我放個消息,以前那些被你拒絕過的妹子估計會搶著來。」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