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新月小說 婚戀甜寵 捂不熱 第15章

《捂不熱》第15章

明明很遠的距離,可林予琛的心卻感到一絲暖意,嘴角竟不值錢地揚了起來,早已將剛剛在醫院里那般絕望心痛的感覺忘之腦后。

她還是關心他的。

林予琛打開客廳吊燈,他一個人住慣了,現在拿起沙發上的衣服塞進柜子,眉眼透著若有若無的慌亂,又將茶幾上的水杯擺好,這才對著電話淡淡開口,「我下去接你。」

蔣赫明顯因為他的話嚇了一跳,認識這麼久他林予琛什麼時候特地下樓接過人?

他隔了幾秒,笑意更深,嗓音不緊不慢,很欠揍,他等這一天等了將近一年了,「不用,你現在叫我一聲大表哥,我立刻帶我妹上去。」

「……」林予琛沉默了,淺淺地呼吸,眸色比剛剛冷了幾分。

「不愿意啊,那我們走了。」

「哥。」

-

明亮的房間內,林予琛看了眼手表,眉宇微擰。

這時規則的門鈴聲響起。

「不好意思,琛哥,小淺她不上來,只讓我帶了這些。」蔣赫假笑著揚了揚手中的白色袋子,從透明外包裝可以看出是一些消炎藥物。

林予琛沉默了幾秒,本來緩緩燃起的期待此刻被一盆冷水從頭淋到腳,連眼底都泛著涼意。

「哥你別怪我,我在下面勸了好久。」蔣赫撓了撓頭接著開口,全然沒有注意到對面男人愈來愈沉的臉頰。

「那你上來做什麼。」林予琛半靠著門框,一只手垂下,唇色微微泛白。

「小淺不是挺喜歡你的嗎?怎麼你受傷她都不愿意來看一眼。」話音剛落,只聽「砰」的一聲關門聲。

蔣赫的鼻子距離門板就幾厘米,一臉懵逼,沒待他回神,門被打開,男人拿走了他手中的袋子,一句話也沒留下,又是一聲重重的關門聲。

客廳內,林予琛掃了眼茶幾上的碘酒棉簽,無奈地輕笑。

她明知道他要的不是這些。

男人垂眸看著不能動彈的右手,當時沒什麼感覺,現在的疼痛感卻后知后覺愈演愈烈。

他林予琛什麼時候為一個女人如此絞盡腦汁。

窗外不知何時下起了小雨。

林予琛抬眸望去,曾經一直討厭的雨天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,同時也開始重新審視這份感情。

到底什麼時候對她不一樣的?

他的腦海里只有一個瞬間,是那次采訪完的車內,陷入夢魘中的他被女孩驚醒,她端著熱騰騰的奶茶對他笑,小心翼翼地與他分享說,這個很好喝。

母親離開后,他只想著學習去賺錢,每天宛如行尸走肉,更別提愛情。

林予琛一直覺得自己的人生是不幸的,可遇到她之后,再去回憶以前,腦海卻不斷回放著她溫柔的笑。

原來人間疾苦千千萬。

遇到她之后,只剩甜了。

林予琛眸光一閃,才發現自己竟坐在這想了那女人半個小時。

他低垂著眼,盯著傷口出神,目光流轉看了眼不遠處酒架上的伏特加。

-

葉淺昨晚沒睡好,導致今天工作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。

柳悅發現了她的異常,端了杯咖啡過來,「昨天蔣赫的酒吧什麼情況?」

葉淺按了按太陽穴,眼皮大概因為疲勞隱隱跳動,喝了咖啡才淡淡開口,「幾個混混喝醉鬧事,現在大概在警局。」

柳悅點點頭,似乎是想到了什麼,「所以昨天見到了林予琛?」她對這個男人最后的印象還是那次酒店門口大打出手時,雖然臉上掛了彩,模樣依然賞心悅目。

葉淺點頭,沒有說話。

柳悅看著女孩低頭皺眉的樣子,輕嘆一聲,「Cr 珠寶把新品發布的獨家新聞給了我們,這是個大好機會,不過那段時間可能要天天見到他了。」

葉淺依然點頭,清秀的臉上坦然一笑,「不用擔心我,利益為重。」

柳悅還想說什麼,桌上的手機響了。

葉淺臉上還掛著笑同時接起電話,神色剎那間愣在原地。

-

葉淺在醫院門口,與蔣赫碰個正著。

兩人一起趕到病房,看到了病床上在打點滴的男人。

蔣赫沒忍住笑了起來,「喝那麼烈的酒導致傷口發炎,暈之前還知道叫個救護車,琛哥這自救理念……」蔣赫越說聲音越小,終于在那道鋒芒的視線中閉了嘴。

林予琛移開視線看向一旁的女孩,眼眸緩緩柔和下來,嗓音帶著剛蘇醒的喑啞,聽起來可憐至極,「我沒用苦肉計,這次是真的疼。」

蔣赫嘖了一下嘴,已經徹底不相信這個男人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